字体

第四百八十二章耻辱

(19-)
  猛然间想到了鬼,贵公子忍不住头皮发麻,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。

  这还真不能怪他不着边际,脑洞大开去胡思乱想,实在是因为这事情是有着太多的诡异,他心乱如麻,彻底没有头绪,因此也想不出其他的任何一种可能。

  毕竟这附近真的没几个人啊,除了那名帮闲,就是在不远处行走的女佣,除了这两人之外,剩下的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。

  “这可真真是见了鬼了,这里貌似就只有我们三个人好不好,既然掐着我脖子的不是他们俩,那还能是谁啊,貌似也只能是鬼了……”

  种种的诡异搞的贵公子大脑极度混乱,思绪直接就跑偏了,偏的不着边际。

  或许他也是很快发现了这一点,忙不迭的将思绪拉回,开始了匆忙的纠正。

  “不对啊这个,这么想貌似也有些不对,除了他们之外不是还有我吗,哈哈哈,或许是我得了失心疯,自己掐着自己的脖子也说不定呢,那个帮闲刚才不是就一个劲直嚷嚷嘛,说什么‘公子你这是怎么了啊,是不是有什么想不开啊,为啥自己把自己往死里掐,非要掐死自己才算了事,你一定要想开一点啊,万万不可以这样,你要是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,我又该如何向你的家人交代啊,哈哈哈……”

   想到了那名帮闲的喊话,贵公子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被逗得不行,忍不住捂着肚子哈哈大笑。

  这通笑笑的舒畅无比,实在太可乐了,乐得他实在忍不住笑出了眼泪。

  笑出了眼泪的同时,他猛然有所警觉,发现掐着自己脖子的手似乎已经很放松了,松的没了什么力道,就好似完全没有了掐死他的想法,只是在比划一下做下样子一般。

  这个发现真的很不得了,让贵公子震惊的不行。

  震惊的同时,心里有了浓浓的欣喜和期待。

  “好好好,这实在太好了,不管刚才是谁掐住了我的脖子想置我于死地,我都可以暂时不做理会,不去多做追究了,毕竟现在的你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,想要及时收手将犯下的错误就此纠正,这一点还是满正确的值得鼓励,乖,松手吧,彻底把掐着我脖子的手拿开,跑吧,赶紧撒腿就跑,既然你知错能改下,本公子也不会不讲半点情面给以一点逃脱的时间,跑,赶紧的跑,只要你能在本公子睁眼前跑得无影无踪,那么恭喜你,小子,你暂时获得了活命的机会,只要你能撑得过本公子以后的报复,发动全家不死不休的全力报复,呵呵,那我只能恭喜你了,你真的就彻底解脱了,到了那时,无论本公子愿不愿意,都必须承认一点,你小子真特么的很有本事,本公子哪怕倾尽全力也奈何不了你……”

  贵公子心生期待的同时,暗暗的磨起了后槽牙杀机涌动。

  不管他愿不愿意承认,今天的经历对他来说都是一场噩梦,都是让他倍感屈辱不堪忍受的奇耻大辱。

  因为这场噩梦,让他生平第一次感觉死亡的阴影,知道了死亡竟然如此的可怕恐惧,吓得他浑身发软瑟瑟发抖不说,还两腿间突然一热,感觉到了一股温热的暖流喷涌而出。

  当时的时候他只顾得去害怕了,完全就没有来得及细想,还感觉这液体像温泉一般暖洋洋的,流在腿上蛮舒服的,舒爽的不行……

  可是随后的时间里,他一旦认了命稳定住心神,就什么都想明白了,一想明白那液体的来历顿时羞臊的满脸通红,气得七窍生烟。

  不能不羞臊啊,无论自己的脸皮有多厚都承受不住这个。

  “这特么的也太丢脸了吧,简直都没脸做人了,还是干脆让本公子死了得了……”

  那一刻,贵公子羞红了脸,气恼的流出了眼泪。

  也难怪他会如此气恼羞辱,实在是这件事实在太过丢人了,无论是谁,脸皮再厚,也不愿意这件事发生在自己的身上。

  一旦发生,就会沦为天大的笑柄,被人们喜笑颜开的传遍街头巷尾。

  他们倒是开心了,每当说起就会笑得合不拢嘴,喜笑颜开的四处传播。

  而身为此次事件的主角,那个当事人却怎么都乐不起来,羞愧难当有着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感受。

  那就是羞愧难当,再也无法在街坊邻居面前做人。

  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那液体根本就不该在大庭之下流出来的,至少这种事情在一个成年人身上压根就不该发生。

  一旦发生,就会被人定性为怂包软蛋,就是个软骨头,没有一点骨气和血性。

   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那液体的名字,尿!

  没错,那就是尿,原本属于正常的生理代谢,每个人每天都会排出的尿液。

  这种事要是发生在卫生间或是公测,普普通通,是一件正常的再不能正常的事情了。

  可是这件事要是发生在了不该发生的地方,发生在了不该发生的时候,就会有了完全不同的解读,和一个人的品格心性有了密切的关联。

  就好比贵公子这样,一被人勒住了脖子便瑟瑟发抖的闭上了双眼,吓得浑身瘫软也就算了,毕竟这种情况是个人都会害怕,这一点真就没有什么,没人会以此说笑。

  可是若是连挣扎都没怎么挣扎,只顾得去害怕的,怕的自己小便失禁当场就尿了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,若是真的当场遇害,估计也不会有人去说三道四,毕竟人死都死了,死者
本章分 2 页,当前第 1 页